《淺薄》讀后感2000字

《淺薄》讀后感2000字:

此書作者提出:人類的大腦具有高度可塑性,在整個文明過程中,人類在口語化時期記憶最好,到了書面化時期,進行深度閱讀的專注能力最好,而到了互聯網時期,人們擅長多任務處理,但精力卻更加分散,無法深入思考,變得更加淺薄。從記憶角度分析,長期記憶與短期記憶有根本性區別,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互聯網的發展對我們個人乃至整個人類文明都會造成極大危害。

第一部分大腦一生都具有可塑性:

過去人們認為,在生命早期,人的大腦變化最顯著,成長空間最大,可塑性最強,而成年后逐漸固化。但大量研究證明,大腦的可塑性是貫穿一生的。美國科學家做過這樣一個實驗,將電極插入猴子大腦皮層的一個區域,該區域主要負責猴子右手的感覺信號傳輸,而科學家分別敲擊猴子右手各個部位,觀察到電極末端的神經元發出信號,說明該位置神經元對應這個部位的感覺信號。通過一直重復這樣的方式,一一尋找出神經元與感覺信號的匹配情況。接下來將猴子的感覺神經切斷,可以發現猴子手上的神經雜亂無章地長了出來,大腦的對應區域也發生混亂。但是幾個月后,所有的混亂就消失了,因為猴子的大腦神經網絡又編織出一幅新的地圖。在這個實驗后的30年里,科學家又做了大量實驗表明成年靈長類動物的大腦都具有高度可塑性,這當中也包括我們人類。例如殘疾人身體其他部位的能力就可以超越常人,因為發生殘疾的器官所用于傳遞信號的神經元沒了用處,神經網絡會把它們連接到其他知覺信息處理系統。美國神經學家查爾斯·尼爾森研究發現,隨著年齡的增長,大腦的可塑性水平隨著年齡增長逐漸下降,想要建立和鞏固新的神經元連接,要付出的努力也將逐漸增加。

《淺薄》讀后感2000字.jpg

第二部分互聯網讓我們的精力分散成碎片,變得更加淺薄:

內容呈現演變的三大過程:口語化時期、書面化時期和互聯網時期。在口語化時期,是人類記憶內容的黃金時期,在人類早期文明,誕生很多著名思想家,它們的共同特點就是述而不作。由于內容呈現方式主要是面對面的演講和口述,為了吸引聽眾,必須把演講做得既深刻又精彩,這對演講者的記憶能力和表達能力要求極高。蘇格拉底曾預言,書面文字雖然可以幫助健忘的老年人進行回憶,但對文字的依賴會改變人的頭腦,卻不會讓頭腦變得更好用,用外部符號代替內部記憶,可能會讓我們成為淺薄的思想者。但從柏拉圖時代開始,人類還真是往這條路越走越遠。也由此進入書面時期,這個時期的特點是:丟掉記憶包袱,深度閱讀帶來專注度提升。柏拉圖認為閱讀能夠代替記憶,用文字記下來,可以把人從記憶的約束里解脫出來,思維和表達可以更自由。書寫不僅不會讓人變得淺薄,還會增強人的意識。為了更好地理解文本,學習快速閱讀讓人類神經回路發生復雜變化。

大腦視覺皮層可以瞬間識別出字母和單詞的視覺圖像。到了第三個時期,也就是互聯網時期,人類不僅把記憶任務進一步外包給搜索引擎,還大大削弱閱讀文本的專注度。互聯網時代的閱讀特點是:速度變快,閱讀量上升,深度下降。我們愿意花大量時間閱讀屏幕,除了因為互聯網能帶來的諸多便利外,還有一個關鍵原因,就是互聯網調動了多感官參與。互聯網調動了視覺、聽覺、觸覺等各種知覺的參與,讀后感www.ecdd.icu一直向我們大腦發送持續穩定的刺激輸入流,在大腦中大腦中培養并建立起一個快速靈敏的響應和反饋系統,鼓勵我們重復這樣的行為,讓我們接受這些刺激的神經更加敏感,閱讀紙質書不會產生這樣的反饋效果,互聯網讓我們的精力分散成碎片。作者提出一個發人深省的互聯網悖論:互聯網吸引我們注意力,目的卻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我們的處理多任務能力確實比以前有明顯的提升,但這樣分散了我們的精力,隨著我們的思路被頻繁打斷,那些只有在專注狀態下才能想出來的創造性想法和解決方案會離我們越來越遠。互聯網中各種刺激你的雜音,不僅會使你的有意識思維中斷,還會讓潛意識思維短路,以至于大腦成了一個簡單的信號處理器,看見什么接收什么,沒法做出復雜的信息處理。

第三個部分記憶外包,會對人類文明造成極大的危害:

我們的記憶分為短期記憶、工作記憶、長期記憶。要存儲長期記憶,大腦需要合成新的蛋白質,神經細胞還會形成新的突觸終端,導致大腦發生了生理上的變化。這些新的突觸終端的生長和維持,讓我們的記憶更長久,而短期記憶完全沒有這個生理過程。互聯網閱讀是并發式的信息流,同時流入工作記憶區的信息太多,大腦處理不來就保存不了,只能成為短期記憶,長期這樣,會損壞我們的學習和記憶能力。加之我們大腦神經具有可塑性,我們做的分散精力的多任務越多,大腦會更擅長處理短期多任務,那么集中精力長期記住一件事情的能力就會變差。隨著我們記住的東西越少,我們會越來越依賴互聯網存儲的海量信息,進一步分散精力,無法專心記憶,加深自己對互聯網的依賴,造成惡性循環。對整個人類文明而言,作者用八個字概括了淺薄的影響:記憶外包,文明消亡。記憶外包,會危及我們人類的共同記憶和文化傳承。因為我們不僅有個人記憶,還共同構建了支撐整個文明的集體記憶,集體記憶不是一成不變的,它隨著每一代人個人記憶的總體變化而變化。當人們把記憶全部外包給冷冰冰的數據庫,留下的只有數據和字節,文明就不復存在了。作者:zzb